快捷搜索:

《余生一日》邀普通人拍摄“抗疫日记”

北京日报讯(记者 袁云儿)截至2月12日24时,记载片导演秦晓宇已经收到了3000多份拍摄素材,这些素材的作者是来自天南海北的通俗人,拍摄内容则是2月9日这一天他们的真实生活片段。这是秦晓宇提议的“余生一日”全夷易近记载计划,经由过程世人协力拍摄的措施,纪录疫情下吾国吾夷易近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,并终极剪辑形成一部记载片《余生一日》,以此构成一篇中国人的影像日记。

“已经有近5000人介入到我们的活动中来。我从12日就开始看素材,很愉快,还加了一些拍摄者的微信进行交流。”秦晓宇说,今朝收到的素材可以分为这几类:一是记录自己日常的居家隔离生活,比如出门熬炼、收取快递、做饭等;二是一些具备必然影像专业素养的介入者,比如记者、记载片从业职员,他们的拍摄没有局限在自己的家庭生活,而是更自觉、更客不雅地记录社会,比如城市生活变更的方方面面,有的以致还走到村庄子去拍摄;还有一类拍摄者是包括医务事情者在内的仍旧逝世守事情岗位的人、新冠病毒肺炎病人,他们也会记录自己一天的事情环境、养病环境。

这些素材中,有的让人落泪,有的让人冲动,有的带一点风趣,还有的则给人盼望。有一个武汉姑娘面对镜头悲哀倾诉,说自己天天醒来第一件工作便是刷疫情、看数字,她坦言自己这段光阴完全没法子做任何其他工作,便是盼望疫情能早点停止。有一段素材前面不停没人措辞,是一个男生在房间里的起居日常,给人的感到很孤独,但着末留了一句语音:“等到疫情停止的时刻,我想去广东娶你。”有一段视频是走在田间地头的一对脚丫,画外音则是四川方言的广播声:“大年夜家把这事儿搞妥了,每天都是春节。”还有一个刚好在那天康复出院的小病人,看上去四五岁,穿戴防护服“全副武装”的医生们送孩子和他妈妈出院,还送给母子俩几个苹果,盼望他们能够安然全安。小男孩在镜头的凝视下很好奇,有时也瞟瞟镜头,但精神状态很好。

12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